于津平: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须民主化多样化

时间:2018-05-02浏览:489

  转自:新华日报


  目前,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正面临美国单边主义的挑战。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中长期扮演重要角色的美国,自川普当选总统后,消极参与全球治理,无视国际规则和已有承诺的约束,不断挑起贸易争端。进入2018年后,美国挥舞抑制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贸易保护主义大棒,对来源于中国的产品征收高额进口关税,限制美国技术、人才、核心零部件流入中国,阻碍中国企业对美直接投资,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通讯提供芯片和App。美国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严重损坏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稳定性和权威性。高度融入全球生产分工体系的江苏经济正面临改革开放以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准确把握世界经济新变化,探究江苏开放型经济的发展方向,对于江苏高质量发展意义重大。


  中美贸易摩擦的激化是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长期陷入僵局的必然结果。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之所以陷入僵局,主要原因包括以下几点:第一,传统多边治理组织成员国数量增多。随着更多的国家加入,WTO 、IMF等多边治理组织成员国的差异性加大,美国等发达国家在组织内的霸权地位不断弱化。第二,全球治理与各国国内治理议题的边界模糊化。生产过程的全球化使得各国之间的经济命脉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同时也对全球经济治理提出了更高要求。为保证全球生产价值链分工的效率性、公平性和稳定性,有必要将原本属于各国主权的国内政策纳入全球治理范畴。然而,由于发展理念、发展阶段和发展问题不同,各国政策与法律的差异性很大,要在全球范围内制定统一的政策规则十分困难。第三,各国经济实力的相对变化。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以新兴经济体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快速增长。经济实力日益增强的发展中国家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愿望越来越强,要求改变长期以来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中被边缘化的窘境。但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利用其已经获得的全球经济治理组织的垄断权力,极力阻碍全球经济治理规则的调整。第四,全球化利益分配不均,发达国家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近三十年来,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逐步融入全球生产分工体系,依托其低价的劳动力、制度和自然资源等特殊要素的优势,实现了经济崛起。自2000年以来,发展中国家的年均GDP增长率大约是发达国家的三倍。一些发达国家因企业生产活动和资本的对外转移,国内经济陷入增长困境。质疑全球化利益和全球经济治理规则公平性的观点开始在发达国家滋生蔓延。



  美国的单边主义行为给全球治理体系和全球生产价值链带来了危机,中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和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原则正在面临考验。经济全球化虽然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但其发展道路不会一帆风顺。要化解全球经济治理的危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必须沿着民主化、多样化和包容性的方向推进。


  美国对中国新兴产业发展的抑制政策短期内会对江苏经济造成较大负面影响,利用外国资源实现创新能力提升的产业发展战略将会变得愈加困难。但中国面临的短期危机也会促使中国的开放战略向更高层次转变,中国政府和中国企业更加清醒地认识到通过自主创新体系完善实现产业价值链攀升、推进市场多元化的必要性。正在孕育和成长的江苏战略性新兴产业将会在美国禁止对华出口中获得更多的国内市场空间和生存发展机遇。


  创新能力提升是江苏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核心任务。在全球经济治理环境复杂化和中美贸易纠纷升级的形势下,应深入分析江苏产业嵌入全球价值链分工的现状,明晰可能存在的贸易投资风险,制定预警和防范措施,保持江苏经济稳定发展。长期而言,江苏应紧密关注国际环境变化和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化,抓住国家重大发展战略调整的机遇,遵循产业发展规律,致力区域创新制度和创新能力建设,在坚持开放的同时,进一步发挥和强化江苏教育科研资源优势、制造业集群优势和人居环境优美的优势,使江苏创新要素培育能力、先进要素集聚能力、创新产业发展能力和高质量发展水平稳步提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友情链接:365足球外围澳门金沙城娱乐场澳门银河在线网址澳门英皇宫殿365体育备用网址